多啦衣梦疑似倒闭,共享服饰平台迎来死亡潮共享经济

来源:投资界 / 作者:投资界 / 2017-11-27 10:59
谁曾想到,配合着北京的四季变换,共享单车的冬天来得这么快,先走一步的小蓝、小鸣和酷骑,只在在阵阵寒风中留下无数唏嘘和一众讨要押金无果的人民群众。 更没想到的是,曾追

谁曾想到,配合着北京的四季变换,共享单车的冬天来得这么快,先走一步的小蓝、小鸣和酷骑,只在在阵阵寒风中留下无数唏嘘和一众讨要押金无果的人民群众。
更没想到的是,曾追着共享单车、赶着共享风口的共享服饰平台,连“倒闭”的热闹也要来凑一凑。

多啦衣梦疑似倒闭

这一场前途未卜大戏的主角是共享租衣平台多啦衣梦。
今年11月初,陆续有媒体和用户爆料称,共享租衣APP多啦衣梦无法正常运营,应用内页面显示空白状态。针对退押金一问,多啦衣梦工作人员联系退款时表示退钱是不可能,只能用衣服按原价抵扣。
在成都理工大学的贴吧还专门有一个“多啦衣梦倒闭骗局受害者联盟”,楼主在呼吁维权后,瞬间有不少学生一起响应。

共享租衣,悬了?

维权无外乎是为了要回自己在平台上的充值。和共享单车固定的押金值不同,在多啦衣梦APP里,用户需要通过缴纳押金、充值会员费来享受租衣服务,根据会员有效期的不同,用户充值的金额也不相同。
据AI财经社的报道,十几名用户向其反映多啦衣梦APP已无法运营多时,这些用户中会员有效期最短的要到2018年上半年,最长的要到2019年7月,涉及金额最小的用户是299元押金,最大的则是在多啦衣梦平台上充值了5000元的会员费。
众多用户在询问客服后,得到的说法均为:“公司已经破产,无力经营。”
多啦衣梦创始人梁亮面对AI财经社的求证,则表示:“退押金需要申请,该退的我们都会退。这件事情我们正在处理中,很快会恢复正常。目前我们在转型升级,好了后会告知大家。”
事实上,多啦衣梦给出的解决方案是:退钱不可能,只能用衣服来抵,并且结算要按照衣服原价,不计算衣服多次使用的折旧成本。此外,会员费赠送的时间也不在计算范围内。
最近一个多星期,投资界(ID:pedaily2012)多次打开多啦衣梦APP,均呈现“加载中的画面”,已是无法正常运行。

共享租衣,悬了?

曾一年获2轮融资,君联入局,拉夏贝尔新型商业模式试水
多啦衣梦成立于2015年3月,一年后,2016年3月,多啦衣梦获得48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没有透露。2016年底,多啦衣梦曾公布平台数据,“注册会员37万,服装数达25万件,线下拥有数十家体验店。”
梁亮曾在发布会上介绍,多啦衣梦平台上的服装融合了休闲女装、时尚女装、职业女装、宴会礼服等多个类型,用户只需要通过关注多啦衣梦微信公众号,登录商城界面,完成会员充值,就可以在多啦衣梦云衣橱中进行挑选。
在费用上,多啦衣梦只收取包月(或包年)费用,不再另外收费。服装往返邮递费用、服装清洗保养费用都由多啦衣梦承担。用户只需缴纳少量月费,即可享受无限穿衣、五星洗护、往返包邮三大服务。
2017年3月,多啦衣梦获得120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君联资本和服装品牌拉夏贝尔。
拉夏贝尔创立于1998年,2014年10月于港股上市,主营大众女性休闲服装。2017年初,拉夏贝尔通过投资控股BeCool,BeCool持有多啦衣梦实体。当时有分析认为,成长性较好的拉夏贝尔想要通过投资多啦衣梦这一创业公司,获得额外收益的可能性不大,但有多年品牌零售经验之后,它或许也在寻找新的增长点。这次投资就是其看重女性服饰租赁平台这一新型商业模式的一次试水。
然而,投资后半年多的时间,多啦衣梦就陷入倒闭风波中。截至发稿,拉夏贝尔方面针对此事没有任何回应。

共享服饰平台,火还是不火?

伴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热潮,共享租衣这件事也在2015年底兴起,而后又延伸到共享包包、共享珠宝等领域。起初,大家对共享衣橱并不以为意,“市场小众”、“并不看好”等声音层出不穷。
但在2016年至今年,服装租赁虽然并没有像共享单车那般大火,比起共享充电宝似乎也算不得话题点,但和共享雨伞、共享健身仓等比起来,共享服饰还算“发挥稳定”,也聚集了大批投资人。
投资界整理了部分共享服饰、共享包包平台的融资情况,包括天使投资人王刚、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磐霖资本、红杉、经纬中国等多家投资机构和投资人入局,更有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的身影。

共享租衣,悬了?

其中,衣二三已经融到了C轮,背后投资方也是最多。在最近的一次融资中,阿里巴巴参与其中,对于阿里巴巴来说,这既是一次对于创新商业模式的投资,也是其在服饰领域的新零售探索之一。此后,衣二三将深入探索与阿里巴巴在服装电商领域的合作。
可以看到,早在2016年5月,阿里巴巴就投资了共享包包平台YEECHOO,在服装租赁模式的探索可谓越来越深入。
衣二三和女神派均为面向一线城市的平台,和衣二三不同的是,女神派主打礼服和包包的共享,其中不乏VERA WANG、DKNY、VALENTINO等售价较高的服装品牌。
服装共享平台在真正执行过程中也有不小的挑战:衣物清洗、物流效率和品类的多样化等等。有拉夏贝尔支持的多啦衣梦,在服装品类上也少不了对拉夏贝尔旗下品牌的支持。而衣二三在2017年3月开始了“平台化战略”,在短短数月内便合作了数百个全球时尚商业品牌和设计师品牌。品牌入驻衣二三平台后,衣二三按照货品租赁和销售情况与品牌进行收益分成。
其实,推进共享服饰发展的一个比较大的阻碍在于用户的心理。不能否认,这种方式往往会带来一些一反常态的体验,因为是租来的,你愿意去尝试不同风格,而不用担心成本太高,这也是为什么礼服租赁在线下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同别人共享衣物并不是每个用户都能接受的,时间成本也需要考虑,筛选、匹配、约快递、等待上门……而且对于很多女士来说,逛街绝对是不能缺少的消遣方式,也可能是闺蜜间约下午茶或者饭后的去处,更重要的还有店员带给女人的被服务感,线上替代不了,不然也不会在淘宝存在如此之久后,实体商业依然存在。

共享经济热潮的消退

小蓝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乐电、PP充电……从共享充电宝的倒下,到共享单车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潮,再到共享服装平台的疑似倒闭,共享经济似乎迎来的消退期。
2016年被称为共享经济的元年,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市场上已有超过3000个共享经济项目。在资本热情高涨的同时,死亡的阴影也已经准备好要覆盖开来,只是总要经过长时间的资本碰撞和野蛮竞争。
共享经济不会死,它已经渗透到人们的衣食住行,从来成为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不过这些共享项目也需要咬紧牙关度过寒冬,更加小心翼翼地自我经营。
罢了,收起落叶好过冬。

[版权信息]本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狼信网立场, 如发现本站文章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烦请提供相关证明信息、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3525435956@qq.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