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发展不应偏离共享经济轨道共享经济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 作者:langxin / 2016-09-19 12:11
网约车的发展和管理,不能因噎废食,要莫忘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初心,要有互联网思维;对于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发展、对于是否形成垄断的判断也要以新的视角来看待并抱以宽容的态度

网约车的发展和管理,不能因噎废食,要莫忘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初心,要有互联网思维;对于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发展、对于是否形成垄断的判断也要以新的视角来看待并抱以宽容的态度。

  智库观点

 吕新杰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于今年7月底正式出台,该《办法》充分考虑了市场需求,平衡了新旧业态发展,赋予了网约车行业合法的身份地位,满足条件的私家车可按一定程序转为网约车,鼓励私人小客车合乘并制定了相应规定,营造了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维护了消费者合法权益,对于促进网约车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具有重要积极意义。正因为如此,该《办法》在出台之初,赢得了从业者和舆论的一片叫好之声,人们看到了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发展的光明前景。

  然而,随着滴滴出行和优步的并购,却引发了很多人对网约车领域垄断格局形成的担心。进而,针对时有发生的网约车损害消费者利益行为以及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冲击加剧,很多城市出台了或即将出台比《办法》更具体且更严格的规制内容。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网约车的发展环境似乎发生了变化。在这里,笔者想要表达的是规范网约车和网约车平台发展无可厚非,但莫忘了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初心。

 何为共享经济?一般认为共享经济的构成要素为过剩资源、基于互联网的共享平台、人人参与的大众化市场。过剩资源不必赘言,中国的汽车保有量近些年在突飞猛进地增长,随之而来的就是空闲或者说过剩运力的急剧增长。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互联网平台和大众化市场。

平台为何重要?通过网约车平台,可以实现对供给和需求的精确匹配,缓解出行信息不对称局面,有效缩短车辆空载时间,提升车辆使用效率,减少乘客等待时间和用车成本。可见,网约车平台对于共享经济发展是必不可少的,现在的问题是滴滴和优步合并是否就是形成垄断呢?首先,这是资本的力量而不是行政力量在推动的收购和合并,网约车行业并没有设置进入的行政壁垒,这和很多行业的行政垄断有着本质区别。其次,从互联网平台的发展来看,一般消费者只会记住行业同类中的翘楚,有时连行业老二都是“炮灰”,更何况是第三、第四的竞争者,这和很多行业中由两个甚至更多主体构成的寡头垄断也有区别,所以网约车平台有不断做大的强大动力。最后,面向个人消费者的互联网平台会利用低成本汇聚效应,免费汇聚亿万用户,会加快网络空间垄断平台的形成,“赢者通吃,大者恒大”,这个特点要比传统行业更为明显也更容易实现。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要支持网约车平台企业的发展,就要明白互联网平台发展的特点,做大做强是固有的规律,现在社会上很多声音对滴滴和优步的合并做出垄断的判断显得有些操之过急和为时过早,这对互联网平台的正常发展显然不利。

有闲置的产能和网约车平台还不够,还需要闲置的产能积极参与,形成广泛的供给侧市场才可以。我们仔细分析就可以发现,在充分肯定网约车并促进其积极发展的同时,《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还制定了较为严苛的准入和退出标准,比如其规定了网约车要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和应急报警装置、网约车要有《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网约车司机要考取《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网约车使用年限达到8年时要退出网约车经营等内容,而上述规定是否有助于广泛的供给侧市场形成便值得商榷。以私家车加入网约车须变更为运营车辆从而报废年限缩短至8年为例,对于那些每天接单量很少的网约车司机来说,报废年限仅8年所需承担的成本无疑是巨大的,也不合情理。

《办法》将很多对网约车的管理权限和责任下放给了所在地的城市,而从兰州、济南、北京、上海等城市出台或即将出台的实施细则来看,则制定了更为具体、严格,或许不利于供给侧市场形成的管制内容。比如,兰州市规定了3000辆左右的网约车规模限制;济南市规定了网约车运价先由政府调节,然后再进行市场调节;苏州市和上海市则提出了网约车车型要高于出租车和要安装嵌入式GPS和报警装置等。从美国20多个承认网约车合法的州的管理实践来看,虽然同样制定了较为严格的网约车司机和车辆的准入条件,但对网约车却不设数量和运价管制,也并未对其做出“高端出租车”的定位。

“网约车属于公共交通的一部分,但却是相对高端的公交服务,不是说应该让每个人都能打得起车。公交地铁才是城市公共交通的基本服务,把网约车当成代步工具的定位有问题。”针对上述观点,笔者以为,如果交通分享发展更进一步,所有的司机都参与进来,今天你可以为我服务,明天我也可以为你服务,网约车价格大幅降低甚至成为代步工具未必不能成为现实,网约车“高端出租车”的定位有失偏颇,没有理解共享经济发展的要义,它只会造成供给侧市场的缩小。

 基于共享经济的网络约车是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彻底颠覆,虽然《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已经废止,《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已经发布,但目前很多的监管理念、管理手段和具体措施依然是基于传统出租车行业来展开的,依然是“用打麻将的规则来打桥牌”,因此需要加以转变。网约车的发展和管理,不能因噎废食,要莫忘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初心,要有互联网思维。同样,对于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发展、对于是否形成垄断的判断也要以新的视角来看待并抱以宽容的态度。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