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背后的三大黑洞共享经济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小编 / 2016-09-16 20:09
近年来我们出行旅游、看电视/电影、集资借款、产品/服务买卖等也发生巨大变化,打车拼车、众筹、P2P等等成为我们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完成过程更加分散、体验更加“支离破碎

 

 

共享经济背后的三大黑洞


 

  近年来我们出行旅游、看电视/电影、集资借款、产品/服务买卖等也发生巨大变化,打车拼车、众筹、P2P等等成为我们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完成过程更加分散、体验更加“支离破碎”,人们更加自由支配个人财富和生活,自由职业者和兼职成为新的热词,一场因分工衍生共享的新经济形态——共享经济扑面而来。

  共享经济表现出以下特征:

  √ 多数有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平台并借助信息技术;

  √ 用户个体自由组合连接,或交易闲置物品,或分享知识经验,或为企业或单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等等;

  √ 重构社会关系结构,改变生产制造协同方式,SOHO一族获得更多关注。

  在享受着人口基数红利与借势移动互联网后,共享经济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各个行业,粉粹原有生产关系,打破传统经济秩序,最最重要的是实现了消费者的角色转变,使人们从消费者变成供应者,社会生产关系受到冲击。

  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共享经济一方面充分挖掘出闲置的资源并充分利用,一方面正不动声色却浩浩荡荡地撼动着传统行业的经济结构根基。它从底层经济关系上瓦解原有的经济秩序和商业逻辑,直击传统企业供与需不对称等死穴,也诞生出诸多新的商业模式和经济形态。 “互联网+”助推下的专车、租车、拼车、顺风车等,O2O领域做短租房产的Airbnb 、做零售物流的菜鸟网络,都是将原本保密私有的产品或服务或信息公开让人们共同使用或参与,从而充分利用闲置资源获得价值增值。与智能硬件里的产品众筹一样,做到!用众包的方式把翻译工作交给用户完成,也是产品共享用户前置的过程。共享经济其核心就是按需分配,加强用户参与和用户间的自由联合,既合理调配又极大化利用闲置资源(产品实物和人力脑力),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和降低风险。

  这样看来,共享经济降低了地域依赖利用时间差结成新的资源分配方式,是对传统经济模式的改进与提升,有助于人们开始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进入更加多维的社会角色,但这一路并非一路凯歌,人们就在拥抱共享经济并为之欢呼之时仍需重视背后的黑洞。

  1、自由与不确定性的博弈

  共享经济重新赋予人们更多选择权利的同时,而自身发展仍面临更多不确定性,比如共享经济创造价值的核心在于资源置换,是对现有资源的高效利用,却不是因为对新资源的开发,这样共享经济平台它们的盈利点在哪?共享经济表面上是在分享房间、车等实体产品或虚拟服务,其实质是在切割买和租,也就是产品(或服务)使用权和支配权的分离。

  专车服务用户享受的是租车,不是买车,有别于传统经济中买车的人使用车。共享经济催生了一种双层的产权结构:财产的归属权即支配权在底层,财产的利用权即使用权在表层,人们在产品上私有,但在服务上变为公有。这样的交易过程中所涉及的财产实质是信息和数据,而不是物品本身。那在此状态下的数据信息和人身安全如何保障?

  共享经济呈现的是越来越分散的个体成员临时的联合,是人人平等的C2C模式,是去中心化的N对N的超链,摆脱了传统行业对人力投入的依赖,但需要更多规则去约束和规范。如果大量全职变为兼职,社会经济秩序和社会保险体系如何支撑?共享经济下使用权开始胜过所有权,可持续性开始取代消费主义,竞争变成了合作,“共享价值”覆盖了“交换价值”,现有社会结构的利益既得者他们的姿态如何,是打压还是适应和拥抱? 自由的反面就是冲突和不确定。

  2、共享与压力的抗争

  之前Mary Meeker在2015年互联网趋势报告里写道:美国的自由职业者已达5300万,是总劳动力的34%,他们要么无稳定雇主,要么利用业余时间做多份兼职。低于35岁的美国年轻人中有20%打多份工,有38%希望从事自由职业,有32%认为自己未来的工作时间将非常灵活且有弹性。

  确实共享经济因为移动通讯、社交媒体及分析性应用等介入,让多余生产力进行共享变为可能,最大化利用闲置的物力和人力。确实放任自由的工作方式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朝九晚五的工作不但枯燥乏味也造成了时间和资源的浪费。但放任自由的SOHO一族和创业者同样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压力,没人能保证明天能吃饱赚足的日子往往是最恐怖的,在时间自由、工作不确定、收入不稳定的共享状态下由不确定性引发的压力更加不可控制。同样,对于产品(或服务)本身,摆脱固定生产线标准化流程制造,你一句我一句的全民参与,你一段我一段的过程拼凑是否就能保证做出称心如意的产品?在用户参与更多只是营销噱头的当下,共享真的能带来一场场用户的集体狂欢?抑或只是资本市场对企业造成的压力从而带来的作秀!

  3、使命感与欲望的碰撞

  共享经济构建的组织关系是让人脱离固定组织,成为一组组自由人的联合,但这临时拼凑起来的团体是否能永葆长久的使命感和战斗力?就在火热的拼车软件中,私家车主们手机上预装着多款拼车软件,因为这些车主和拼车软件公司并不存在直接的雇佣关系,他们的稳定性根本无法保证。那些固定组织拥有强大忠诚体系的核心如何在这个自由的时代传承?即便是有一纸短期合约,但如何保证用户抵制欲望恶魔的肆虐?拼车软件不补贴不刺激用户和车主活跃度马上降低并转向其他平台就是印证。经济的失控往往是参与者对权与欲把控的失衡。在短期利益和长期价值驱动交错中,人的内心真能回归初心?自由化的共享经济,隐蔽的利益观和欲望才是隐形的杀手!

  其实在城市化、工业化和消费升级这三大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引擎中,共享经济是助推器,也是润滑剂。我相信有一天人们不再因为语言不通而妨碍沟通,同声传译就可能是你身边一位素不相识的兼职工。人们因共享而自由,但现在共享经济模式还有一段路要走!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