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单排吃鸡,歌手出道,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娱乐

来源:人人是产品经理 / 作者:lxwzsh / 2018-03-31 20:04
单排吃鸡,歌手出道,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ACGx(ID:acgxclub) 二次元真是个神奇的世界。 近日,被许多二次元爱好者称之为人工智障的虚拟

单排吃鸡,歌手出道,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ACGx(ID:acgxclub)

二次元真是个神奇的世界。

近日,被许多二次元爱好者称之为“人工智障”的虚拟主播(亦称虚拟UP主)“绊爱”正式宣布,将分别在声优、歌手界出道,并推出自己的主题咖啡厅。考虑到绊爱此前已经成为日本旅游形象大使,同时将在2018年4月推出自己的电视节目,这位活跃在网络世界的虚拟主播,俨然已经发展成为了一名有着较高商业化程度,全方位的偶像艺人。

绊爱是YouTube上第一位虚拟YouTuber,也是外界公认的世界上第一位虚拟主播,其在YouTube上的频道“A.I.Channel”目前已经拥有了超过150万的粉丝关注。自从2016年11月29日在网络上发布第一部视频以来,绊爱在网络上已经掀起了一股虚拟主播的诞生热潮,包括Nekomasu、辉夜月、电脑少女Siro、Mirai Akari、猫宮ひなた等在内的数十位虚拟主播,如雨后春笋一般开始不断冒出,虚拟主播市场依靠网络开始逐渐形成。

从左至右:Nekomasu、辉夜月、电脑少女Siro、Mirai Akari、绊爱

从绊爱不断高涨的人气以及其后续推出的商业企划来看,能够轻而易举实现IP化的虚拟主播,似乎是一项不错的生意。于是问题来了,虚拟主播这种发展历史只有一年的新鲜事物,会成为二次元的下一个创业风口吗?

贩卖“人设”的虚拟主播

虚拟主播的原理其实很简单。运用包括面部捕捉、动作捕捉、声音处理等一系列新兴的计算机技术,将一位声优
(配音演员)的面部表情及动作套用在3D或2D模型上,从而实现虚拟人物形象在视频和社交网站中进行活动。

这种感觉,就很像在迪士尼乐园中出现的动画角色,或者日本各地由演员扮演的吉祥物一样。只不过实体的人偶服装变成了视频中的3D或2D模型,套在人偶里的演员则换成了在幕后进行演出的声优,这些声优的真实身份往往也不会对外公开。

这也就意味着,自称是“天才智能的超级人工AI”的绊爱,其实跟当下概念火热的“人工智能”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AI”就是绊爱的角色设定。所以除了对人类的行为有着十足好奇心之外,在某些情景状态下,绊爱还会有意表现出自己作为“AI”的性能局限。

实际上,这些虚拟主播的一言一行,都是围绕基础设定来展开的。

比如虚拟主播Mirai Akari,就被设定成了一位拥有一套豪华别墅,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已经失忆,思想上有点污的少女;再比如虚拟主播辉夜月,她则是被设定成为了一位毒舌话痨,喜欢跟其他虚拟主播互动,充满元气活力的虚拟人物形象;而像前段时间凭借一段单排16杀吃鸡的猫宮ひなた,则是被设定成为了有着慵懒的外表,却又是一位FPS游戏高手的虚拟主播。

为了在网路中脱颖而出,这些虚拟主播们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希望用自己独特的人物设定和持续稳定的内容更新实现人气的积累。而凭借不断高涨的人气及流量,这些虚拟主播最终也开始踏上了商业变现的道路,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绊爱。

2017年3月17日,诞生3个多月的绊爱发布了第一部有赞助商赞助的视频。随后,绊爱在将视频更新频率从周更变为日更的同时,也在YouTube开设了全新的频道“A.I.Games”,在360Channel上开设了“A.I.Channel 360”的VR视频频道,视频中广告的出现频率也变得越来越高。

虽然站在这些虚拟主播背后的团队,目前仍然不为外界所知,但是从这些虚拟偶像的发展轨迹我们也不难看出,虚拟主播的本质与许多真人主播一样,仍然是通过视频的发布吸引人气,依靠聚集起来的流量实现最终的变现。

商业路径较短的虚拟主播

相比起真人主播或者UP主,虚拟主播最大的特点其实和以VOCALOID为代表的虚拟歌手一样,就是人设不太容易崩坏。比如说在直播吃鸡时开挂的卢本伟,曾经发表过不友善言论结果导致大量粉丝转路人的拂菻坊,都是真人主播人设崩坏的典型案例。而这类运营风险对于背后拥有一整个团队进行内容把控的虚拟主播来说,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虽然虚拟主播与虚拟歌手有诸多相似之处,但是两者在内容创作方面仍然还是存在较大的差异。

一位成功的虚拟歌手,其必然会拥有海量的UGC内容创作。无论是日本的初音未来还是中国的洛天依,这些虚拟歌手在创立之时通常都不会有所谓的官方设定,他们往往是通过很多“P主”
(即创作者)为其创作的音乐内容,以及在粉丝群体中的不断传播和发酵,从而才获得诸如“傲娇”“腹黑”“吃货”等奇奇怪怪的角色属性。正如同1000位读者就有1000位哈姆雷特一样,虚拟歌手在不同的粉丝心中,都会有不同的形象解读。

而虚拟主播的核心,则是在于幕后团队基于形象设定为其创作的PGC内容,而这些内容通常也会与当下的热点有关。比如《绝地求生》《怪物猎人世界》《碧蓝航线》《荒野行动》等热门游戏的实况,即是这些虚拟主播们非常热衷的创作方向,也是粉丝们所喜闻乐见的视频内容。所以虚拟主播们目前最主要的广告主,仍然还是以各大游戏厂商为主

相比起虚拟歌手,虚拟主播的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其商业化的路径非常短。

诞生于2007年的初音未来,最初的主要收入还是来源于VOCALOID的软件销售。2009年,这位虚拟歌手凭借不断高涨的人气,终于作为嘉宾参与大型商业演出,并在同年举办了自己第一场个人演唱会。然而直到2011年,随着初音未来与札幌市政府成功地联手打造了“雪初音”形象,丰田、宝马、谷歌等大型公司的合作接踵而至,这位虚拟歌手才迈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商业之路。

或许是因为虚拟歌手在多年发展的过程中,已经让大众接受了这些来自于二次元世界的人物形象。在正式出现在网络上之后,绊爱这位虚拟主播在短短的15个月时间里,从最初单一的游戏广告植入,逐渐成为日本旅游大使、推出衍生手办、声优出道、歌手出道,无论是业务的拓展速度还是商业合作的丰富程度,其实都要优于虚拟歌手。

当然,包含声优、制作等幕后人员的可能存在的流动性,也会成为虚拟主播商业发展过程中的潜在不利因素。毕竟没有任何人会希望自己喜欢的人物,在未来某一个时间点的声音和行为举止发生巨大的变化,如何通过管理、技术等手段维持稳定的内容产出,将是所有虚拟主播在接下来的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难题。

中国虚拟主播的市场环境

那么,中国目前有没有虚拟主播呢?有。

2017年8月12日,一位名叫小希的虚拟主播在B站发布了自己的首个视频,目前其在B站的粉丝数约为15万。与绊爱一样,这位虚拟主播既没有公开自己的配音,也没有公布自己幕后的公司和团队。唯一能够找到的,就是她在B站、新浪微博,以及官方网站主页。

这或许就是虚拟主播的运营关键——排除一切人为因素,尽可能地只让一个鲜活的虚拟人物形象出现在粉丝的面前。

目前,小希的幕后团队似乎正在计划推出第二位虚拟主播,ACGx也相信这股虚拟主播的创作风潮也将随着绊爱商业化的脚步来到中国。不过我们必须强调的是,虚拟主播的本质还是在于人气和流量的聚集,要吸引更多中国年轻群体的关注,除了PGC内容本身的过硬质量外,有没有适当的事件营销扩大其影响力反而更重要。

从目前各位虚拟主播的人气来看,绊爱在中国国内的人气指数其实远远高于其他的主播。除了世界上首位虚拟主播的光环之外,在这位虚拟主播的身上所发生的两起事件,才是其目前拥有高人气的根本原因。

2017年4月21日,一位名叫@MU秋日 的UP主在B站上传了一部名叫《【人工智障多重颜艺】Everybody》的MMD视频。这其实就是早年间三位外国网友制作的《Everybody》恶搞视频的二次创作,绊爱在视频中那恍如智障一般的表情,不仅迅速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传播,也由此奠定了绊爱“人工智障”的称号。

而在2017年12月,绊爱在《生化危机7》这款游戏的实况视频中,又意外地创造出了第二个被广为传播的词汇。每当游戏中的NPC说出“F**k you”之类的英文粗口,这位“学习型AI”也会相应地重复这几个词/由于是日式英文发音,加上特别萌的语气,说粗口的绊爱最终被不少粉丝称为“花Q”,并由此得以流传开来。

现在很多年轻人或许还是不知道绊爱这个名字,但是他们一定会将“人工智障”或者“花Q”与绊爱的形象联系在一起,这本身就为绊爱这个虚拟形象在中国网络上的传播提供了非常本土化的基础。这种能够有效提升虚拟主播形象曝光度的机会,即是依附于相对优势的PGC内容,同时也多少存在一定的运气成分,人为很难控制。

除了绊爱之外,在中国还有多少虚拟主播能够拥有这样的内容基础以及运气呢?

[版权信息]本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狼信网立场, 如发现本站文章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烦请提供相关证明信息、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3525435956@qq.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