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队女飞行员亦可作战 曾执飞新中国60年阅兵式军事

来源:广州日报 / 作者:小慧 / 2016-11-09 17:05
表演队女飞行员亦可作战 曾执飞新中国60年阅兵式,英国皇家空军“红箭”飞行表演队中队长大卫·蒙特尼格鲁、我国空军唯一能担负歼击机作战任务的八一飞行表演队女

 

“红箭”中队长大卫·蒙特尼格鲁

“红箭”中队长大卫·蒙特尼格鲁

 

 

英国皇家红箭飞行队表演。

英国皇家红箭飞行队表演。

 

 

八一飞行表演队队员余旭

八一飞行表演队队员余旭

 

 

八一飞行表演队表演。

八一飞行表演队表演。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陈治家、李贤、葛宇飞、陈家源

  双机迎头对冲、阿波罗队形、狂风队形、天鹅队形、“一箭穿心”……湛蓝的天空中,“红箭”时而7机编队呼啸而过,时而9机上下翻滚,赚足了地面上观众惊呼、尖叫。英国皇家空军“红箭”飞行表演队中队长大卫·蒙特尼格鲁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们几乎花了一年半时间来备战首次中国之旅,希望以最精彩的表演呈现给中国观众,以最难度的动作激励中国青少年胸怀梦想努力追梦。

  这边厢,我们还采访到了目前我国空军唯一能担负歼击机作战任务的八一飞行表演队女飞行员,她们可以在天空“像男人一样飞行”,更会在“落地后像女人一样爱美”。

  “天鹅穿环”动作最难

  “红箭”9机编队从珠海航展展馆上空,低空飞向前方观众区域,经过几次整体翻转,随后转换成9机钻石编队,钻石编队机向左盘旋过程中完成队形转换,紧接着变成梭形并且完成编队横滚动作,梭形编队右拐向观众视线右边飞行,编队左盘旋面向观众时拉烟系统启动,红箭拖着浓重的白烟进行阿波罗队形,9机编队在观众面前盘旋飞过。首次来华表演的英国皇家空军“红箭”队的惊艳亮相,成为本届航展一大亮点。

  航展期间,1号机队员、“红箭”中队长大卫·蒙特尼格鲁告诉记者,这次来华表演,带来了“红箭”有史以来最全套高难度动作。

  当记者问到,哪个动作最难时,大卫笑着说,“对于我们来说,难度都是差不多,希望每个动作带给观众的感受都是惊险、刺激,但如果真要说哪个最难,我认为就是天鹅队形”。这个动作,现场观众可以看到,7机排成三角形,如同天鹅展开双翅,两机排在前面直行形状,如同天鹅的脖子和头部,当持续右转到观众前方右侧45度位置时,编队在水平飞行,同时编队拉出白烟圆圈,编队开始向左盘旋,地面上的观众看就如同一只天鹅翩翩起舞。大卫告诉记者,之所说它最难,当飞机以速度高达1207公里/小时飞行时,两机最近间距仅有40米。

  “丘比特之箭”求婚最浪漫

  当两架飞机拉着白烟,在高空中画下一个巨大的心形,第三架飞机拉着白烟,从心中飞过;随后飞机飞向高空,消失得无影无踪,天空中留下的就只留下浪漫的“丘比特之箭”,这个表演也称为“一箭穿心”。这一飞行动作每次上演都迎得无数掌声,一些现场的美女惊叹“太浪漫了”。

  红箭队行员Mike Ling是这次飞越“一箭穿心”的队员,他告诉记者,“红箭”队里已有两名飞行员在完成丘比特之箭的表演着陆后,向未婚妻求婚成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浪漫的求婚方式之一。

  一见歼-20就有想飞的冲动

  “来中国之前,我们队里没有任何人看过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表演,亲眼见他们的表演是我们对本届珠海航展最期待的。”队员Mike Ling告诉记者,4年前他个人在莫斯科看过俄罗斯空军飞行表演队的表演,“红箭”成员最想了解的是八一飞行表演队。

  大卫说:“非常高兴此次能来到中国航展,也是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八一飞行表演队的表演,他们的动作很惊艳,非常棒,彩烟很精彩。”但当记者要他将“红箭”、“八一”进行对比,大卫狡猾地摊了摊手,“没法比较!”

  除了对八一飞行表演队有较高评价,大卫对本次航展惊艳亮相的歼-20更是赞不绝口,大卫说,“歼-20亮相时,我们要进入机舱准备飞行,迫不及待地看了一二十秒,但我们都是经验丰富的空军飞行员、飞过多款著名战机,如台风战机,所有队员都飞过;歼-20一出场,一眼就看出是非常牛的战机,谁都有想飞的冲动,太棒了”!

  英驻穗代总领事也是“箭粉”

  每次飞行结束,走在人群里,总有不少粉丝要求合影、签名,大卫和他的队友们总是不厌其烦,甚至很享受这种追捧。不只是中国观众,英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代总领事梅凯伦也称自己是“红箭”粉丝,从小生活在英国一个农村,但每年夏天都有“红箭”飞行表演队来表演,这给她留下美好的记忆,如今在中国再次见到自己国家的“红箭”的表演非常高兴。

  “八一”:女飞精神代代传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空军已招收10批女飞行员,参加今年航展表演的两位歼-10女飞行员是我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至今已飞过4种机型,目前她们具备驾驭3类战机的能力。

  余旭和陶佳莉是八一飞行表演队队员,两位“铿锵玫瑰”不仅本次航展同几位男队友一道绽放蓝天,而新中国60周年国庆当天首都阅兵“空中仪仗队”飞越天安门上空的也是她们。在近日一次飞行表演结束后,她们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的采访。

  余旭留着齐肩头发,笑起来略显腼腆,而一头短发的陶佳莉则看起来阳光帅气。对于此次航展的飞行表演,她们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比较满意。“飞行感受和平时训练差不多,只是说在心情上可能更加激动一点。”陶佳莉坦言。此次飞行表演新增了“6机垂直向下开花”的高难度动作,队员们花了大量时间训练,要求也更加严格。

  余旭说,她把每一次飞行都当成是对自己的一个全新挑战,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展现技术、超越自我,在团队里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能驾歼击机作战的女飞行员

  航展首日,八一飞行表演队在天上飞了24分30秒,完成了22个动作。据悉,在平时的训练中,队员们平均飞3到5个起落,便会变得较为疲劳而不能再飞。因此,对于女飞行员来说,无论是对下肢力量的训练,还是对耐力的磨炼,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女人能顶半边天,目前空军女飞行员中,唯一能担负歼击机作战任务,就是八一表演队女飞行员。”八一飞行表演队队长曹振忠说,进行女飞行员选拔时,并不会相较男飞行员放低相关标准。实际上,在选拔时,女飞行队员的招录比例更低,竞争程度更为激烈。

  余旭说,在空中飞行时,飞行员们所承受的载荷也是一样的。“这对女飞行员的综合素质要求很高,一开始的时候吃了很多苦”。她们可以在天空“像男人一样飞行”,更会在“落地后像女人一样爱美”。

  和“红箭”机型不同难比高低

  本届航展上的飞行表演中,英国“红箭”首次来华亮相,惊艳夺目。八一飞行表演队队长曹振忠说,他也是第一次在现场观看“红箭”的飞行表演,“他们的技术水平非常高,看完以后给我很大的震撼”。

  对比起“红箭”,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差距在哪里?曹振忠认为,“红箭”飞行表演队是9机表演,编队队形变化很多,他们的动作非常娴熟,从操纵准确性上来讲,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地方。同时,他表示,“红箭”所驾驶的飞机是亚音速飞机,灵活性更高,而八一飞行队驾驶的歼-10是超音速飞机,飞行员控制起来难度要大一些。

  陶佳莉也认为,“红箭”和“八一”所使用的机型不一样,很难比较谁强谁弱。“我觉得双方各有长处,‘红箭’的动作更丰富、娴熟,而我们的编队在整体性和稳定性更胜一筹”。

  队员战时“招之能战”

  在被问到如何才能成为“红箭”队员时大卫表示,“红箭”飞行表演队的所有队员都是英国皇家空军的职业军人,他们都是各部队选来的飞行尖子,在战时他们则要分到战斗部队作战,要做到战时招之能战。比方说,如今的队员中有人当年就参过中东战争。“红箭”飞行员都是百里挑一,至少要有5年的战斗机飞行经历、1500小时的飞行时间。

阅读延展

1
3